首页 > 网上书店 > 汉语专业教材

汉语照应省略的类型逻辑研究

  • 作者:满海霞
  • 丛书名:鼎新北科外语学者丛书
  • 版次/印次:1/1
  • ISBN:9787566310187
  • 出版社:
  • 出版时间:2014.7
  • 开本:170mm×230mm
  • 字数:207千字
定价¥42.00会员价¥37.80

每单第一本书运费10元,之后每本书累加5元

  • 介绍/前言
  • 目录

  绪 论

  对语义的研究在语言学研究中出现较晚。这是因为,不管是语音、还是句法,都有具体的表现形式,我们听得到、抑或看得到,它们有据可依;但是语义天生无形,它看不见、摸不着,不易检验,有如一只“看不见的手”。但是,正因为有了语义,语言的使用才有意义,人们才得以交流。同时,这只看不见的手也操纵着语言使用者,告诉他们如何使用语言,表达他们想要表达的意思。

  语义是什么?不同的研究传统持有不同看法。传统语言学所说的语义是指:语言符号串的意义是什么?词义是最基本的研究单位。现代理论语言学采用义素分析和语义场等方法研究语义,词义决定短语和句子的意义。而形式语义学中的语义,是指与句法形成相对应的语义对象,是基于外部世界的一种模型论语义解释,研究重点在于语义的组合规律。本书对汉语照应省略的类型逻辑研究属于形式语义学范畴。

  形式语义学(又称逻辑语义学)是逻辑学和语言学的交叉学科。它利用现代逻辑为其研究工具,探索自然语言中复合表达式的意义,如何由其组成部分的意义组合而来。这一核心思想,被称为组合性原则(Principle of Compositionality)。形式语义学还认为,语义不是孤立的,语义与句法之间具有同构关系,语义上由小到大的组合,可以看做是对句法上从小到大的组合过程的一个投射。换言之,自然语言表达式的语义的确立,离不开其句法的构造,同时,自然语言的句法构造,也受制于语义。第一个真正意义上使用逻辑手段研究自然语言语义的,是美国逻辑学家蒙太格(Montague)。他在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建立的PTQ系统①中,将句法和语义的同构关系表现为一条句法规则匹配一条语义规则,也被称为规则对规则假设(Rule-to-rule Hypothesis,或,一一对应原则)。以下是其中一组对应:

  句法:若?是名词短语且?是动词短语,则F(?, ?)(即??)是句子。

  语义:若??是?的语义,且??是?的语义,则G(??, ??)(即??(??))是公式,也是??的语义。

  举个例子:令? = John,? = walk,?? = ?P.P(j),?? = WALK

  那么,

  句法上:John是名词短语,walk是动词短语,则F(John, walk)(即John walks)是句子;

  语义上:?P.P(j)是John的语义,WALK是walk的语义,则

  G(?P.P(j), WALK) = [?P.P(j)]WALK = WALK(j)是公式,也是John walks的语义。

  (李可胜,邹崇理 2012:3)

  蒙太格语法(Montague Grammar)是探索句法和语义对应方式的典范,它所表现的组合性原则和规则对规则假设作为形式语义学的两条黄金法则,始终是形式语义研究的核心课题。蒙太格语法之后,几代逻辑学家和语义学家经过近半个世纪的努力,提出了一大批较为成熟且极具影响力的理论框架,如广义量词理论GQT(Barwise & Cooper 1981)、话语表现理论DRT(Kamp 1981;Heim 1982,1983)、范畴类型逻辑CTL(Moortgat 1988,1996;Carpenter 1997;J?ger 2005)、自然语言的加标演绎系统(Gabbay 1996)等。几十年来,形式语义学所使用的逻辑手段更加多元化,所能刻画的语言内容也愈加精细。同时,它所采纳的句法框架也更加丰富,除了逐条构造句法规则的蒙太格式做法,(Partee 1976)很多学者开始利用语言学研究中已经成熟的句法理论,直接构造同构的语义部分。(Heim & Kratzer 1998)

  说到句法理论,毫无疑问20世纪影响力最大的,是乔姆斯基(Chomsky)的转换生成语法(Transformational Generative Grammar)。因此,根据是否采用转换生成框架,大致可以将形式语义学研究分为两派。

  ? 一部分学者借助转换生成语法已有的研究成果,以生成语法的二分树为句法蓝本,在此基础上做语义的逐步生成,如Heim & Kratzer(1998)和von Fintel & Heim(2011)在生成语法框架下尝试构建的外延和内涵语义学。

  ? 另有一部分学者则认为,转换生成语法不一定是唯一可能的普遍语法(Universal Grammar),转换也不一定是构建句法理论的最佳选择。真相可能更简单,自然语言的语义或许就是表层句法结构的直接投射,务须抵达深层的转换分析树,如基于范畴语法的一系列理论。(邹崇理 2008)

  本书为第二种做法。类型逻辑语法的句法系统—范畴语法[本书专指兰贝克演算(Lambek Calculus)②]—把自然语言更近似地看做另一种计算机语言、一种编码系统,它与转换语法不同,所加工的对象不是组成语句的语词,而是语词背后被编码的句法信息和句法特征。以及物动词“likes”为例,短语结构语法对它所进行的句法描述是(2)中的三条结构改写规则,但是在范畴语法中,它所对应的句法范畴“(np\s)/np”[如(1)],含义是:如果一个自然语言语词范畴为“(np\s)/np”,那么它需要分别向右和向左结合一个名词短语(范畴为np)做其论元,最后得到一个完整的语句(范畴为s)。范畴语法只对这些范畴进行运算。

  (1)likes |- (np\s)/np

  (2)S ? NP VP

  VP ? TV NP

  TV ? {likes, …}

  荷兰逻辑学家范·本瑟姆(van Benthem 1983)为范畴演算系统构造了用?-词项做成的语义解释,并证明了相关的可靠性和完全性,标志着类型逻辑语法的诞生。类型逻辑语法借助Gabby(1996)的加标演绎方法,实现了句法和语义的并行推演。代表语义的?-项之间依据?-演算进行贴合,代表句法的范畴之间依据兰贝克演算进行毗连,这种运算机制的理论研究有利于以?-演算和范畴层级思想为基础理论的自然语言信息处理。

  但是,类型逻辑语法还没有完成对自然语言的句法构造和语义生成的任务,其中最核心的一个难点就是不连续现象,如照应回指、广义合取、非成分并列等等。原因有两点:

  其一,类型逻辑语法以兰贝克演算为句法系统,而兰贝克演算的联结词集只包含三个算子:左斜线算子“\”,右斜线算子“/”和积算子“·?”,这三个算子只能对相邻范畴进行操作。比如“likes”和它的宾语“John”毗连,句法上它们的范畴毗连方式为:((np\s)/np)·np,所得短语“likes John”对应范畴np\s。这步运算中积算子毗连的是两个相邻的范畴。然而,自然语言中还存在大量句法上不相邻、语义上合一的结构,比如代词“他”。“他”本身没有具体指称,需要向外寻找到合适的名词作为其先行词,以先行词的语义所指作为自己的指称,但先行词往往不在照应词的相邻位置上,从而构成了一个类似“先行词……照应词”形式的不连续结构。显然,兰贝克演算对此不能予以刻画。

  其二,类型逻辑语法理论有三个最基本假设:① 自然语言具有单层结构;② 词项的句法行为直接编码在它的词汇范畴中;③ 语义的生成和句法上的范畴推演都在表层直接进行。这样做虽然既避免了生成语法中所使用的移位、转换等具有破坏性的操作,理论的词汇化特征也更适合信息处理的要求,③ 但是也对理论本身提出了更大的挑战。只有在单层结构的假设下也可以对不连续结构做出合适的句法推演和语义生成,类型逻辑语法才称得上是一套较为完备的理论,才有更强的理论和实践价值。

  所以,如何更好地处理以照应回指为代表的不连续现象,一直是类型逻辑语法的一个重要研究课题。在过去的二三十年间,许多学者都做过这方面尝试,代表人物有Moortgat,Morrill,Hepple,Jacobson,J?ger等。他们的工作是本书立足的巨人之肩。由于对于照应省略现象的类型逻辑语法讨论一般以英语为对象语言,本书希望能在找到合适的逻辑工具的同时,针对汉语照应省略问题的特点构造一个适宜计算汉语相关现象的语义的系统。本书主要研究思路为:

  (1)以照应为代表考察不连续现象的类型逻辑处理方法,对比选择最有效的一种;

  (2)利用被选定方法扩展处理汉语中的照应及更多相关现象;

  (3)发现并指出所选方法本身及应用上的问题,在此基础上构建新系统,提出新方法;

  (4)考察新方法处理汉语照应省略现象的实战能力。

  本书共分为三部分,六个章节:

  第一章与第二章为第一部分,属于对类型逻辑语法的总观和介绍。第一章总观类型逻辑语法的发展历史,回顾了范畴理论从AB语法到类型逻辑语法的发展过程。第二章详细讨论了类型逻辑语法的逻辑性质,包括其句法系统兰贝克演算特有的四种表述,这些表述相互等价,各有其用,缺一不可:公理表述适于讨论系统的可靠性、完全性等元逻辑性质,根岑表述适于判断系统的可判定性,ND表述便于人们关联自然语言进行推演,而加标树模式表述使我们对非连续现象的描述显得更为直观。

  第三章和第四章为第二部分。第三章介绍了类型逻辑语法对非连续现象具有代表性的几种处理方式。总的来说,目前主要有两种解决办法:一种认为照应词由特定的语词激发,照应词条的语义表达包含一个?算子,约束一个变元的多次出现,如Anna Szabolsci,Moortgat,Morrill等人的尝试,但是这种方法往往要求不同位置上的代词配以不同的刻画,导致代词对应词条的过度复杂化;一种方法认为照应操作在句法中进行,需在演算的句法系统中增加算子或规则,允许语词资源的重复使用,如Hepple,Jacobson,J?ger等。这种方法用句法上的操作减轻了词库的负担。在所有以上提及的方法中,我们认为J?ger提出的含有受限缩并规则的兰贝克演算系统(LLC)在处理照应现象上最有优势。第四章使用LLC系统推广处理了汉语中几种主要的照应现象。在处理中我们发现,竖线算子在寻找先行词时,通常要为先行词进行编码,类似于逻辑中变元的下标,但是又不完全相同。因为这里的编码在照应运算结束之后是冗余的,需要被消去。从逻辑的角度看,这种操作需要有对应规则作为操作依据。此外,LLC不能处理含有语义资源重复使用、但在词汇表层没有对应词条的照应,对于汉语中大量存在的空代词现象无能为力,限制了其理论在处理汉语照应现象时的推广使用。

  于是,在第五、六两章里面,我们在系统LLC基础上构造了系统LLCW?,即在LLC上增加了关于方框下标的引入和消去规则,以及可以补出被省略代词的受限版本的强缩并结构规则W?。第五章给出了LLCW?系统的公理表述、根岑表述和ND表述,证明几种表述的等价,LLCW?相对给定框架语义是可靠并完全的,也是可判定的。此外,还给出了加标树模式表述,以便刻画不连续现象。在整个研究的过程中,我们反复推敲、打磨LLCW?系统,几次推翻之前的方案重新进行逻辑上的构造,力争弥补LLC系统的缺憾,使其能够更好地处理汉语的照应省略现象。在第五章结尾和第六章,我们更深入地考察了新系统的使用范围,尝试对各种同时涉及语义资源重复使用和空照应词的现象做更确切的类型逻辑分析,包括空代词、重动句、兼语句、非成分并列等语言现象。书中各章虽密切相关,但在某种程度上也是自足的。读者可根据个人需要进行选择性的阅读。比如,对语言学处理更感兴趣的读者可略过第五章中形式系统的构造,对逻辑感兴趣的读者可略读第四章的语言分析。

  本书主体是我的博士论文。最初选择做这个题目,理由很简单。当时跟随导师邹崇理先生完成国家社科基金项目“面向自然语言信息处理的类型逻辑研究”,在此之前,我一直都在接触基于转换语法的形式语义构造思想,类型逻辑语法简洁而直观的句法运算思路一下子把我吸引住了,我在想,这样一套优秀的理论,其现有机制能否也适于生成汉语的不连续现象?如果能,效果如何?如果不能,又存在什么样的不足呢?就是这样一个想法,导引我在形式语义学的世界里,开始了第一次超过百页的奇妙旅程。在这段旅程中,感谢先生孜孜不倦的教诲、不厌其烦的启发和始终如一的鼓励,让我在一次次几近放弃时,坚持再坚持,最终尝到苦尽甘来的治学之乐。

  完稿至今,两年有余,此刻拿来与读者分享,心中忐忑。由于在写作过程中主要精力都放在构造更合适、更严格的逻辑系统,以及证明系统的元逻辑性质上面,对语言现象的描述基本上基于以往学者的研究和讨论,所以语言学方面的工作整体来看稍显粗糙,此为憾。

  形式语义学在欧美国家已经成为与语音学、生成语法并列的三大主流语言学方向之一。但在我国,这股声音仍然十分微弱,有领域影响力的专家学者屈指可数:老一代有中国社会科学院的邹崇理研究员、北京语言大学外国语学院已故院长方立教授,中年一代有台湾交通大学的林若望教授、香港理工大学蒋严教授、香港城市大学的潘海华教授,以及北京语言大学的吴平教授等。青年一代正在成长。我希望本研究对形式语义学的初步尝试,能够对那些对语言学感兴趣、但仍在形式语义大门外徘徊的逻辑专业研究生有所助益,对那些因逻辑的高度形式化而远远止步的语言学学者有所启发。

  在书稿即将付梓之际,我百感交集。我想我应该感谢所有在我治学之路上直接,以及间接帮助过我的人。今日重读两年前的致谢,求学点滴历历在目。彼时所有感激,今日仍依旧珍藏心间,我愿保留当时所有的感激于文末,为那一段青葱岁月留念。

  我还要感谢北京科技大学给予青年教师的培养与支持,尤其在我工作刚满一年之际,允许并资助我远赴美国麻省大学,在学术之路上继续深造。感谢麻省大学阿姆赫斯特分校语言学系的各位教授和同学,是你们,让我在这个和谐温暖的学术大家庭里,纵情地汲取营养、醉心于学术的魅力。我更要感谢北京科技大学外国语学院,鼓励并支持年轻教师从事科研,感谢张敬源院长和彭漪书记接纳我到这个大家庭中,感谢何伟老师在我入校第一年做我的师傅,带我熟悉这里的一切,感谢陈红薇老师于我精神极度紧张的时候帮我解压、排忧解难,感谢杨英军老师对新人的呵护,他对工作的执着和对学生的关爱,是我将一直学习的楷模。还有每一位视我如家人的同事,感谢你们对我的包容和鼓励,你们永远是我工作和生活中一道最美丽的风景。最后,感谢为本书出版付出辛勤工作的李丽编辑以及对外经贸大学出版社的其他工作人员。

  我深知此为万里长征第一步,诸多不足与遗憾,将在未来工作和研究中改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