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访谈——《新华书目报.教材导刊》记者专访我社刘军社长

 
深挖资源 凸显优势 适时而变
 
访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出版社社长刘军
本报记者 绳蕴
 
     出版工作的经历,大约占去了刘军工作年头的三分之二。回首往事,入门之初,他的工作并不是一帆风顺,那时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出版社面临重重困难……经过20多年的建设和发展,该社在编辑、出版、发行能力和管理水平等综合实力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展。高素质、专业化、富有开拓精神的编辑团队脱颖而出,发行网点遍布全国,现已发展成为一个以出版国际经济贸易、商务外语、工商管理、法律及其他财经类专业教材、专著和培训、普及读物为核心产品,在广大读者中有着良好信誉和影响的大学出版社。看到自己领导的出版社从年出新书二三十本到每日出版一本新书,一些经典教材不断修订、累计发行几百万册,读者形成“读经贸书,选经贸社”的共识,刘社长倍感欣慰。“我选择,我喜欢。”刘军用一句经典广告词表达了自己对出版事业的坚定和热爱!

                                                          
三步奠定商贸特色
 
     总体来看,外经贸大学出版社历经了三个发展阶段,刘军有数据为凭:第一阶段是建社(1983年)以来到1999年的初步发展阶段,在这一阶段年发行码洋都在2000万元以下;第二阶段是2000~2004年的良性快速发展阶段,在这一阶段他们进行了全员竞聘的内部深化改革,探索事业单位企业化的管理,年发行码洋逐步快速达到6000万元以上;第三阶段是2005~2009年的年发行码洋接近1亿元的稳步发展、夯实基础的蓄势阶段。今后出版社将抓住体制改革的契机,建立现代企业制度,进入又好又快的发展阶段。
     刘军说:“自建社以来,我们一直注重结合自身资源、渠道、人才等等方面的优势,走有自身特色的发展道路。”过去,国际商务人员的知识结构的基本要求是“外语+外贸”,随着我国“大经贸战略”的实施和外经贸事业的发展,对国际商务人员的知识结构提出了新要求。根据这一形势的变化,外经贸社及时倡导拓宽选题结构,经过几年的发展,外经贸社已从过去的外语、外贸两大选题范围发展到形成商务外语、外经贸、工商管理和国际经济法四大选题支柱。通过创新完善、持续维护、深度开发,已经形成了外经贸社的图书特色与图书品牌。
 
走可持续发展之路
 
    出版社要传承与建设先进文化,立足于精品图书,图书出版选题思路要宽,选题论证要严,编辑加工要精;出版社要出著名作者,出优秀策划人。这一直都是刘军从事出版的追求。身为一个高瞻远瞩的社长,他积极思考探索如何保持一个大学出版社健康可持续的发展。
     在他看来,确保出版导向正确是出版社发展的第一要义,在此前提下才可理直气壮地抓经济效益、抓市场建设、抓成本控制。刘军从事了多年的教学科研工作这使他更能准确把握高等教育的基本规律与教学改革的发展趋势。即便是改制后,他表示也要谨记大学出版社为教学科研服务的根本宗旨。要坚持以精品教材和学术专著的出版为学校教学和学科建设服务,为提升学校品牌服务,为学校的发展服务。
    大学出版社作为一个出群体,具有一些共性。大学出版社的母体是所在大学,而大学的学科、人才、品牌优势也就成了大学出版社开展的教材选题开发的最大资源和得天独厚的优势。大学社要把这一优势和源用足。刘军有过几年做驻外商务官员的经历,深知一个成功的国际商务人员应该具备什么样的智能结构与素质,他把出版的专图书就定位在要为培养国际商务精英服务,把他们塑造成国际儒商。刘军建议业界同行要走出所根植的大学,以市场为导向,不断丰富选题增长点。前几年,外经贸社提出“以我为主,资源外借”的选题发展战略,由出版社根据市场需要策划系列教材选题或其他选题,整合各方面的资源,自主开发满足本校及其他院校需求的教学用书,取得了一定的成绩,目前在出版社所出图书中,校外作者所占比例超过了70%。
     大学出版社以出版教材为主,过去就是个教材出版者,现在要由教材出版者向教学资源服务商转型,要基于以学校师生为中心开发教材选题,进行教学资源建设,让出版的教材进课堂,日常性地拜访教师,开展教材巡展,对教材使用单位进行教师培训,在提供优质服务的基础上注重教材的市场运作。大学出版社还要注重经营与管理创新,向管理要效益。例如,完善以质量为中心的出版过程管理,有序地实现产、销、存协调运转机制,以市场为龙头,建立市场快速反应机制。树立全面质量管理意识,强化选题质量和编校质量,编印环节追求精益求精;营销环节追求服务质量和客户满意度。加强市场调研与选题论证,把选题策划延伸为出版策划,把营销理念贯穿于图书出版全过程。以图书事业部为中心塑造考核激励机制,实现目标管理。最后,注重加强企业文化建设,建立人才保障体系,要创造一种和谐的企业文化氛围。
 
重点教材频频亮相
 
     大学出版社的建立都根植于所在大学,而所在大学的学科、人才、品牌优势也就形成了大学出版社开展的教材选题开发的最大资源和得天独厚的优势。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出版社也是如此。对外经济易大学在国际贸易、国际金融、国际工商管理、国际商法、商务外语等方面的学科、人才、品牌优势奠定了优势出版资源。2008年,社里根据这些学科优势组建了经济管理图书事业部、商务外语图书事业部、文法图书事业部。三个事业部在用足学校学科优势的基础上,“以我为主,资源外借”,立足市场,充分挖掘其他高等院校相关学科资源。
    外经贸社在出版教材方面的总体战略是稳步开发本科教材、大力开发高职高专教材、选择性开发研究生教材。各事业部精心编制产品结构树,强化优势教材的维护,同时进一步扩展、深化、细化教材出版。尤其是拓展教材出版的专业领域、功能范围,以及深化地区性教材开发;打造强有力的后续作者队伍,建立各事业部的作者资源库,并密切跟踪;与国内外知名教授和特定的读者群保持良好的沟通机制。
    战略思想得到了回报,自建社以来,根据社会对国际商务人才的素质要求和经贸高等教育的发展变化,外经贸社陆续出版了国际经济贸易专业、国际金融专业、国际经济法专业、国际工商管理专业、海关专业、国际公共管理专业以及商务英语、俄语、法语、朝鲜语、日本语、阿拉伯语、意大利语等专业教材与教学参考书。目前,外经贸社已基本形成了商务外语和对外经济贸易、工商管理、涉外法律等专业一套完整的大中专、成人教育教学用书系列,已发展成为反映高校教学科研水平的学术窗口,教育部、北京市教委教材、专著出版的重要基地。
     例如,在对外经济贸易教材方面,外经贸社出版了我国第一本有正式书号的进出口业务(即后来的国际贸易实务)、国际金融、国际贸易等图书。这些图书一直是经典教材,被业界俗称为国际贸易专业的“老字号”,被全国大多数高校使用,累计销售量均在百万册以上。
     又如,在商务英语教材方面,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是设立我国第一个商务英语本科专业的高校,外经贸社出版的商务英语图书的品牌知名度越来越高。《高级商务英语听说》是国家级精品课程教材,商务英语阅读》、《商务英语写作》、《金融英语阅读》、《大学英汉翻译教程》等是北京市精品课程教材。近年,又策划出版了“新世界”、“新基点”两大套商务英语系列教材以及“全国高等院校商务英语应用型规划教材”和“全国教学型本科院校商务英语系列规划教材”。
 
加大数字出版力度
 
     从世界出版格局来看,目前不仅形成了一批大媒体集团,而且众多的中小出版社以其专业特色,也展现出旺盛的生命力。我国也强调要大力培育一批走内涵式发展道路的“专、精、特、新”现代出版企业。刘军把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出版社定位为以商务图书为特色的财经教育社,走“专、精、特、新”的发展道路。结合出版社自身的历史、资源,将重点出版经济学(含贸易)学科群、工商管理学科群、外语学科群、人文学科群、法律学科群的核心产品,强化特色,提高核心产品的竞争力。
     在数字出版环境下,外经贸社在数字化出版方面也有新探索。刘军指出,数字出版以出色的快速查询、海量的存储、低廉的成本、方便的编辑以及更加环保等特点,使得其成为一个有希望的朝阳产业。这些特点决定了数字出版是出版发展的一个新阶段,也是出版业的一次深刻革命,是出版业发展的方向和潮流。传统出版社虽然拥有内容资源优势和销售渠道优势,但在发展数字出版过程中仍然缺乏技术与数字出版人才优势,尚没有能力开发完全自主的数字出版项目。对外经贸社目前也是处于这一初级阶段,主要是在与作者签订图书出版合同时,强调多种出版形式的授权,增加信息网络传播的授权功能,以保证数字出版合法有效地实施,并将部分出版资源的电子文档交给方正、书生、超星、汉王等技术提供商,由其数字化加工并进行销售。目前数字化产品还仅有电子图书。今后,除电子图书外,外经贸社决定更多地开发基于学术著作和科研学术成果内容的数据库、基于教材的网络教学数据库、基于学校课程教学资源的课程资源库等多种形式的数字化产品,以更好地为教学科研提供一揽子的服务。
     刘军坚信,随着数字出版的发展,传统出版社将接过技术支持商的接力棒,成为数字出版更有力的推动者、主导者、生产者、经营者。因此,外经贸出版社将在“十二五”事业发展规划中,制订一个具有战略意义的数字出版规划,建立新的机制和体制,培养一支数字技术和出版业务兼通的复合型队伍,加大资金投入,探索新的商业模式,强强联合,以积极的行动促进数字出版的发展,成为具有较强实力、较强竞争力和品牌影响力,体现学校特色和学科优势的、与学校地位相适应的、国内一流的财经教育出版企业。强化跨地区、跨图书、音像、电子、网络等多种媒体形式的多元出版能力,由传统出版向数字出版转变。   
 
                                                                                                                                                        资料来源:《新华书目报.教材导刊》2010.7.5